今天老妈跟我说邻居老爷爷走了;他回他的老家去了,要一路走好啊;有点伤感,真想从北京回去跟他告个别,可是我知道这是不现实的。老爷爷今年九十九,算我们村高寿的;我和他的外孙是发小,虽然现在不怎么联系,但是那种兄弟的感觉我知道。还记得小时候发小过年来他外公拜年,我们都是放浪形骸疯的不行,打李子,玩花炮,偷捞池塘的鱼烤着吃,玩枪,各种童年的事涌上心头;坐在老屋的门槛上听老爷爷讲年轻的事,我只记得他扛过真的枪,上过部队,是国民党的一名军人。这些事真是历历在目。老妈说他孙子也就是我邻居小弟告诉他,前两天老爷爷还找他要酒喝两口,老爷爷说感觉快走了,想喝两口;原来人要回家真的知道。我太爷要走的时候我好后悔没有...

匆匆忙忙,从你的世界经过

1 / 2

© 老企鹅 | Powered by LOFTER